55彩票官方最新版

一秒记住【无名小说网 erdaltek.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自从黑风出现到现在, 他们已经在空间里待了五个月时间。

    黑风一直没有消退的痕迹,它们遮天蔽日, 笼罩着整个沙漠, 沙漠看起来就像被笼罩在无尽的黑暗和肆虐的狂风之中,宛若末世。

    闻翘坐到他身边, 询问道:“夫君, 外面现在如何了?”

    宁遇洲闻到她身上的草木清气, 神色有些恍惚, 听到她的话, 方才定了定神, 说道:“黑风已经退去不少, 等它完全消失, 估计还需要一段时日。”

    这段时间,宁遇洲忙碌之余,时不时会关注空间外的黑风的情况, 对那黑风的情况亦有了解。直到最近, 黑风才隐隐有消退的痕迹。

    只是现在黑风虽然退去不少,但对他们依然有威胁,还是无法出去。

    闻翘听罢, 心知还不能离开空间, 便没再关注,注意力很快就落到宁遇洲手上的东西。

    宁遇洲手上拿着一张木牌,但那木牌散发的气息却极为不同,闻翘也说不清楚, 只是看着就喜欢。

    “夫君,这是什么?”

    宁遇洲将木牌递过去,说道:“这是我用神音宝树的神木炼制的防御符牌,妖邪不侵。这是给你的,滴血认主后,便不会遗失,遇到危险后,也能抵挡一二,减少伤害。”

    闻翘欣喜地接过,这符牌手只有婴儿的巴掌大,十分精巧,它的两面都刻有符纹,符纹的纹路和神木的纹路相结合,浑然一体,又精妙非常,颇引人注目。

    闻翘咬破指尖,滴了一滴血在上面。

    在血滴入的瞬间,符牌上的气息瞬间一敛,整个符牌也发生了变化,变得毫不起眼,亦不会让人察觉到它的异常,非常适合用来扮猪吃老虎,不用担心被人察觉到它的存在后,来个杀人夺宝。

    “我在上面刻制了两种阵法,一种是保护阵,一种是敛息阵,需要时可以将它当成敛息符来用。”宁遇洲解释。

    闻翘爱不释手地把玩会儿,问道:“你做了几张?”

    宁遇洲笑道:“只做了两张,你一张,我一张。”

    闻翘见他取出另一张符牌,和她手上的这张符牌明显就是一对,顿时高兴起来,赶紧催促他,“你也滴血认主。”

    宁遇洲含笑地滴血认主,符牌的气息顿时变得毫不起眼。

    接着,闻翘取出千丝藤的种子,催生一株千丝藤,然后取出几根暗红色的藤丝搓成一条细细的绳子,分别串起两张符牌。暗红色的绳索,系着两张符牌,两者颜色相近,看着就像精致的手工艺品,戴着格外有气质。

    两张符牌系好绳索后,一张挂自己脖子上,一张挂在宁遇洲脖子上。

    “这千丝藤是我经历数次催生后得到的,藤丝非常坚硬,用来系符牌刚好。”闻翘拍着胸口的符牌,高高兴兴地说。

    宁遇洲眉眼蕴着笑意,看了一眼胸口上挂着的符牌,心里也生出几分欣喜。

    他取出那截神木,说道:“炼制两张符牌用的神木并不多,我打算再做两串珠串,届时在木珠里刻上符文,效果应该和符牌差不多。”

    “很难吗?”闻翘询问,担心他太累了。

    “也不算难,就是要耗费些时间。”

    光是炼制这两张符牌,就用了三个月时间,可见这些东西实在不好炼制。也对,光是处理神木,需要的时间就不少,更不用说在上面刻下符文,颇耗精力。

    闻翘道:“反正我们现在也不急着要,你别太累,要适时休息,记得也要找时间修炼啊。”

    宁遇洲:“……放心,我省得。”

    闻翘却好担心地看着他,她家夫君做什么都很厉害,就是对修炼不太上心,每次都要她催三催四才行。所以,对他这种“我省得”的话,闻翘实在不太愿意相信。

    宁遇洲只好道:“我刚晋阶元空境不久,需要时间来巩固,炼丹炼器之类的事,其实也算是巩固的一种。”

    闻翘终于恍然大悟,虽然平时并不怎么见他修炼,但好像每当他说要修炼时,很快修为就提升,给人的感觉随便得很,这她十分迷惑,总觉得他晋阶时,就像是儿戏一般。

    原来并非如此,而是他炼丹、炼器时,也算是修行的一种,当经验和灵力积赞得差不多时,便能晋阶。这和那些以丹入道、以器入道的修炼者的情况也差不多,只是没人能像他这般,随随便便就晋阶,才会让人察觉不到。

    想到这里,闻翘愧疚地道:“原来是我误会你了。”

    并不是他不修炼,而是他的修行方式和寻常修炼者不太一样。

    宁遇洲笑道:“像我这样的修行方式,说起来也不算正常,你会误会也是正常的,是我以前没和你说清楚,让你担心。”

    闻翘摸摸胸口的符牌,瞅着他说:“那我以后不再催你修炼了?”

    “……不,你还是催吧。”

    宁遇洲以前没告诉她,是因为享受她的催促,她整个人都围着自己转,那操心的模样挺窝心的。但若是她不催自己,感觉好像没什么动力,就算灵力积赞够了,也不想去晋阶。

    闻翘瞪大眼睛看他,那双清澈漂亮的黑眸里倒映着他的面容,让他清楚地看到那双眸子里的自己窘迫的模样。

    突然,闻翘拉起他的手,认真地保证:“夫君放心,我以后修炼时,也会叫上你的。”

    宁遇洲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探臂将面前认真保证的姑娘拉到怀里,紧紧地抱着,仿佛如此才能发泄心中那种徒然而生的情丝和胸腔翻滚的情意。

    闻翘被他弄得有些脸红,然后也伸出手,紧紧地搂住他,将脸埋进他怀里。

    他身上有药香,也有符墨的墨香,两者混在一起,形成一种矛盾又矜贵的气息,正如宁遇洲给予世人的印象,明明矜贵优雅,又雍容煦和。

    一时间,藤屋里情意绵绵。

    直到两只不会看人眼色的妖兽滚进来,见到依偎在一起的两人,都有些莫名其妙,直接一个泰山压顶蹦过来。

    闻翘肩膀上多了两团毛球。

    宁遇洲脸上的笑容渐渐收起,冷漠地道:“你们一个月的灵丹没有了。”

    闻滚滚和闻兔兔大惊失色,好端端的,宁哥哥为什么要克扣它们的灵丹?它们到底做错什么?

    宁哥哥怎么能如此狠心?

    宁哥哥没理会它们,冷酷无情地宣布过后,一手拎着一只,将它们丢出藤屋。

    ***

    如此又过了一个月,沙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无名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雾矢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雾矢翊并收藏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