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彩票官方最新版

一秒记住【无名小说网 erdaltek.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极具震慑力。

    视线一一看了过去,想要从这间墓室里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最终目光放在了一处损毁严重,留下打斗痕迹的墙壁上,那里还有条岔路,是通向墓室的更深处……

    苏九玉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在墓室这边还不觉得,越走近岔口,越能感觉到一股阴寒之气,不似活人,倒像死人之气。

    “有古怪。”司侑辰提醒着。

    她点头,步子放慢了下来,还未说什么,却倏然看见了里间墙壁旁趴着的一具尸骨,尸骨早已没了血肉,森森白骨从破烂的衣服下露出来。

    整具尸骨以一个极其诡异的姿势趴在地上,左边的手骨扣着地面,右边的手骨死死地朝着前方的墙壁伸着,头骨也微仰着像是在看着什么,衣角旁滚落了一个极小的印章。

    金灿灿的,即便是在这墓室里也格外的惹眼。

    苏九玉浑身一颤,瞳孔巨震,双目一瞬不瞬地盯着那块滚落的金灿灿的印章,明明印章有一半埋入了土里,她却只觉得遍体身寒。

    “久久?”司侑辰也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心下有着隐隐的预感。

    她抽出了自己的手,迈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的朝着那具尸骨走去,她蹲下身,不敢看那具尸骨,只颤抖着手将那块金灿灿的印章从泥土中翻了出来。

    底部一个小小的‘久’字尽入眼底!

    哐当!

    印章控制不住的从手中滚落,苏九玉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双目噙泪,声音仿若从喉咙深处发出,“……父亲。”

    嘶哑的不像样。

    不用再说什么,不需再有多余的语言,司侑辰已然心疼的无以复加,高大的身躯陪着她跪在尸骨旁边,将她揽入怀中,想遮住眼,动了动手却始终只能一下一下在她背后轻拍,“有我。”

    他一边说着,一边却抬头环顾着四周,心下警惕,那种阴寒的气息走到这儿感受的更加强烈了,隐隐的还有一种说不出的阴煞之气。

    顺着地上那具本该是他岳父大人的手骨指着的方向,看了眼身后的墙壁,只见上面有着道道深刻的划痕,下方庄严繁体的字迹一半被人故意抹去,只剩了上方一半。

    舍得:涅槃重生,九死一生,破茧成蝶,一日千里,事半功倍,终入大道。

    明明是好话,但,不知是不是在这诡异环境下,那‘重生’二字过于醒目,司侑辰总有种不安的感觉,尤其,对上另外被抹去的一半。

    “久久,看后面,父亲指着的应该是后面的话。”

    苏九玉混沌的脑袋里隐约听见了‘父亲’这两字,她呆呆地转头,墙壁上尚未被抹去的半行字同样映入眼底。

    ——舍得:涅槃重生,九死一生,破茧成蝶,一日千里,事半功倍,终入大道。

    涅槃……九死一生……舍得……

    ‘其心坚也,有舍有得,涅槃锻造,先里后外……’

    “这是”混沌的脑袋终于有了一丝清明,她错愕,“孤本?”

    “什么意思?”司侑辰见她知道点什么,不由问道。

    苏九玉来来回回的看了这几行字,合着以前在久家翻出的残缺孤本一点一点的重合在了一起,突然有了隐隐的猜测,脸色越来越震惊。

    一直以来对自己重生的事只当做意外,当做好运,当做天不绝人路,这时候却骤然明白。

    她看着司侑辰,肯定道:“是孤本!你还记得我以前经脉断裂,不能再修炼的事么?”

    怎么可能不记得,也正是因为这,他们才走到了一起。

    见他点头,苏九玉又道:“我是不能修炼没错,但,久家有一本孤本残卷,上面专门记载了一种锻造灵魂的方法,即便是经脉堵塞有问题的人,也能运用。”

    就像那本孤本所说的,真正强大的不是肉体而是灵魂,所谓内,便是指灵魂,所谓外,便是指肉体。

    “我若是没猜测,先内后外指的便是这,以往这点我还想不明白,只当是内修到一定高度,经脉会自己重新塑造。”

    就像是她运用秘术,让毁容的右脸肌肤重新生长。

    “现在看来……”

    涅槃重生,指的真的是重生,而不是字面意思!

    她一定是无意间触碰到了关键一步,甚至,还硬生生挺过去了,想到那六鬼聚阴阵,想到那熊熊燃烧的大火,想到她眼睁睁、活生生的受着,九死一生,她侥幸成了生。

    呵,她该感谢久菲吗?

    饶是司侑辰这时候也不得不震惊,“你是说——”

    “啊啊啊——”突然的惨叫重叠着从前一个墓室响起,打断了他即将出口的话。

    两人唰地转头,不好!穆老!

    苏九玉、司侑辰猛地从地上站起,还不等冲过去,一个虚无的灵魂体以极快的速度从前面的墓室飘了过来,双目无神,眼神呆滞,竟然是久菲的灵魂体!

    “这——”

    话语戛然而止,因为她已经看见跟在身后,同样以灵魂体的状态快速移动的穆老!

    “穆老!”

    “师傅!”

    不同的话,同样的震惊急切,就在穆老即将靠近他们时,层层叠叠的哭嚎如呼应一般从两人身后响起,生寒的气息在这一刻达到顶峰,密密麻麻的魂体乘着阴煞之气从墓室深处涌来。

    “中、中计了,命魂有异,快、快走!”穆老显然还有意识,努力的挣扎出这番话,奈何自己的魂体却完全不受他控制。

    话落,变故陡生,穆老的眼在一瞬间变得猩红,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如同横死的厉鬼般扑向站在对面的两人。

    司侑辰一惊,想也不想的就要带着苏九玉朝一旁避去,原以为只要动作够快,就绝对能避开,然而,拉了一下意外的没拉动,苏九玉仿若脚下生了根似的,竟不能挪动一步!

    两人惊愕地低头,却见有细弱的禁锢气息从罗盘和印章上显现,如一缕薄烟一样,牢牢地缠绕着苏九玉。

    这是中了禁咒!

    在父亲尸骨的冲击之下,精神恍惚之际,她竟没发现自己早已中了计!

    “久久!”

    吼声在耳边响起,千钧一发之际,来不及变幻动作,躲避不及的司侑辰直接用自己的身体护了过去,熟悉的闷哼,反手一掌拍出,带起一阵劲风。

    苏九玉猛地回神,一下子扶住了摇晃的司侑辰,清清楚楚的看见刚才那一击不偏不倚的正好撞上了他本就有伤的后背。

    她焦急的问道:“你怎样?!”

    司侑辰摇头,合着她一同抬头,望着身后已经聚拢的,密密麻麻猩红着眼的厉鬼,各种死状极惨,唯一相同的是那一身浓郁的煞气。

    基本不用猜就知道,这些人是横死、暴毙……煞气多的能让人作呕,难怪这地方如此阴寒。

    明明只是猩红的眼,他们却在里面看出了垂涎的意味,仿若盘中大餐般。

    厉鬼向两旁移去,从墓室深处缓缓走出了三个人,最中间的人鹤发童颜,左右两旁,一个用黑色的罩字遮住了一只眼,一个没了两根手指。

    这是……三玄门!

    还有,“温老?!”

    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词能表达出他们现在的心情,一切已经不用再多说了,他们想过除了三玄门之外,是否还有其他人参与穆老的事。

    而现在,显然他们的怀疑是对的,只不过这人不是穆老二,而是四大风水世家之一的温老!

    在风水界有着一定话语权的人!

    温老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看了几眼,瞥见苏九玉已经被禁咒暂时定在原地不能移动,嘴角莫名的激动难耐,“哈哈,不枉我费这一圈功夫,二十一年了,我果然没选错人,我果然没选错人!”

    他贪婪的望着苏九玉,说:“久玉啊,你可让我好找!”

    轰!

    苏九玉握着匕首提防的动作因这一句话大惊,司侑辰眼里同样有着错愕,温老竟然知道?!知道她就是久玉?

    怎么可能!

    她压下心惊,试图找到突破口,“温老这话何意?”

    温老扶着胡须,仿若胜券在握般,也不和她打哑谜,“呵呵,你用不着瞒我,碎身锤骨,涅槃重生,九死一生,破茧成蝶……”

    “那本孤本在你小时候,我去你家的时候也有幸看过,不愧是我挑中的人,鬼才就是鬼才,天赋这东西还真不是谁都能比的了的,在久言煜的死讯刺激下,我就知道你即便是经脉寸断也不会放弃!”

    这一句话信息量太大。

    苏九玉心下有着隐隐的预感,她定定看着地上父亲的尸骨,一字一顿的道:“你什么意思?”

    温老也顺着她的眼睛看向了久言煜的尸骨,很有成就感的道:“你知道当初告诉你久言煜死讯的是谁么?”

    是谁?

    她一直以来都以为是久菲,是她二叔家发现了父亲留下的气息消失,现在……难道,久菲当初并不是从二叔那儿听见的,而是温老?!

    “没错,是我。”温老笑道,衬着周围虎视眈眈的厉鬼笑的毛骨悚然。

    滔天的怒火从心腔涌出,苏九玉几乎用肯定的语气道:“是你杀了我父亲?”

    “没错,是我”温老一点都不介意自己已经干过的事,被一个即将死去的人知道,“要怪就只能怪你父亲发现了我的事。”

    他抬手,手下是密密麻麻的厉鬼兵将。

    “晴明岛外,突然死了不少人,也是你干的?”司侑辰眼尖的发现其中一个横死的厉鬼,和他们之前在半山腰碰见的人一模一样!

    “哈哈,是我干的,反正晴明岛出现意外不是很正常吗?要知道,风水世家子弟的生魂可是很养人的。”温老摸了摸自己一年比一年年轻的脸。

    ‘啧啧啧,这老家伙保养的倒是好,别人是正着长,他是逆着长,隔几年见一次一次比一次年轻,人比人气死人!’在地下赌石赛上,穆老气愤羡慕的话语犹在耳边。

    “你是靠这些生魂来维持越来越年轻的体态的?!”两人异口同声。

    暴死、横死的人都有着未完成的生命气息,所以,温老这是用了什么法子,将那些人剩下的转移到了自己身上,为自己提供养料,但,通常这种情况下,百分之九十九的生命气息在转移的过程中浪费,效果应该微乎其微才对!

    否则,这种阴毒的事早就有人做了。

    可为什么到了温老这儿,效果却这么大?!

    不应该啊……

    温老很是惜才的瞟了眼苏九玉,笑的和蔼,“看在你马上要为我,贡献出最重要的一味药引的份上,我不介意让你死的更明白一些。”

    他将厉鬼往自己身边聚拢了一些,给自己形成了一个保护圈,“人是我杀的,哦,不不不,准确来说应该是他们杀的。”

    他扫向两位三玄门的人。

    司侑辰和苏九玉忽然就想到了当初在张家村,那些以物换‘物’,同样横死、暴毙的人,以及那满山洞聚集的阴煞之气,和如今晴明岛上发生的不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本质又都是一模一样!

    “多亏了三玄门我才知道这种以魂养魂的方法,不过,呵呵,你是不是很想知道,为什么在我这儿效果这么明显?”

    “那本被列为禁书的孤本残卷,其实有两份,一份上,一份下,我也是机缘巧合才发现的,具体后面是什么你就不用知道了,你只要知道,你将会是我最重要的药引,只要有了你,我也能重生!”

    “九死一生这种事,还是更适合你们年轻人,我这种上了年纪的人,还是比较适合坐享其成啊。”

    “至于司小子啊,哎,只能说你时运不济,不过,有了你合道境界的生魂也不差,我会记得感谢你们的。”

    声音落下的一瞬间,根本不给两人多一秒的反应时间,周围挤满墓室的厉鬼如得了命令般,张牙舞爪的,带着毁天灭地的气息朝着两人撕扯而去!

    苏九玉根本移动不了,脚步紧紧地被黏在地上,只能握着手中的匕首躲避反攻,身子良好的柔韧性在此时大打折扣,即便是躲得再及时,划开的厉鬼再多,也依旧是一眼望不到头。

    尤其在这特意布置的极阴的环境下,更是源源不断为这些厉鬼提供原料,一只被覆上元力的刀划得散形,要不了多久,便又能重新复原。

    人海战术、连绵不绝。

    司侑辰与她背靠背,守在她身后,为她处理掉每一只漏网想冲上来的厉鬼,根本不敢远离半步,更别说越过层层叠叠的厉鬼想要靠近温老了。

    有限的空间,极其限制的发挥,无耻的人海战术,不过一会儿,两人身上也已经出现了大大小小的伤口,鲜血从身上滴落,滴滴答答。

    苏九玉明明已经杀红了眼,脑袋却越发的清明,父亲的死,穆老的事,还有她自己。

    她知道父亲不是无缘无故出现意外,而是因为发现了温老暗中搜刮生魂的事,甚至可能更多,就像温老刚才未说完的话,孤本?

    下卷,下卷到底是什么?

    她知道,穆老的事是被人设计残害,为的便是得到穆老的魂魄。

    而刚刚穆老说过‘命魂’有异的事,很有可能是温老在穆老残留的命魂上动了手脚。

    她也知道……她的人生可能出现了荒唐的一幕,就因为,她在家里翻看孤本的时候,不小心被前来的温老看了一眼。

    再加上父亲的催化剂,顺水推舟,她的人生可能在五岁的时候就已经被人设计了。

    从经脉的断裂,到紧抱着那一丝希望,将那份孤本当做救命稻草一样的拼命修炼,再到后面被久菲的背叛,她甚至还能猜出,这一步没有温老的手笔。

    只因为,当初久菲说过,温家联姻的对象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军妻难训:重生天才卦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无名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冰柠微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柠微微并收藏军妻难训:重生天才卦女最新章节